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职业素养培训中分享的一则故事

职业素养培训中分享的一则故事

2018-10-26 17:15:36 阅读次数:137

天色已晚,城市繁华逐渐消退。

理发小哥站在镜前,今天晚饭吃的烤韭菜,幸好没有塞牙,只是味有点儿重。他含了一块口香糖,缕了一下碎长的刘海,抹了定型膏的发梢一天的忙碌后仍蓬松有型。白衬衣,衣角整齐的塞进黑色紧身西裤里,尖头皮鞋上落了些客人的碎发,他皱皱眉,俯身擦去。

职业素养培训中分享的一则故事,一起倆看下吧

他要让理发师的标准搭配在他身上展现完美。

“老板,我要剪短发!”

理发小哥抬起头,见一名年轻女子走了进来,一头长发及腰,却是乱如杂草,衣衫上点点油污,面上更是睫毛膏、眼影、腮红糊成一片。

她抹了抹未干的泪渍,哽咽着说:“老板,哦不,你们是不是都该叫老师,托尼老师,杰米老师什么的,我要剪头,剪短发。”

说完,她又撸了一把鼻涕,没有卫生纸,犹豫了一下,反手抹在了衣服上。

那件满是油污的衣服,此刻更加缤纷。

理发小哥打量着这名女子,缓缓站起身,向着洗头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女子愣了一下,走了过去。

整理毛巾,调试水温,摆好洗发露,理发小哥一套动作轻柔又仔细,他扶女子平躺下,一边轻轻地为她洗顺秀发,一边说:“我不是托尼,也不是杰米。你可以喊我无影,无影的剪刀,剪情丝是干脆,江湖人都喊我无影剪客。”

“啥……啥……无影……贱客?”

“不,剪客。”无影微笑,手下力道重了一些。

“对啊,无影贱客啊!”

“不,剪客。”

“嗯,我知道,贱客老师,你今晚是不是吃韭菜啦?”

“……好了别说了,洗好了,你那边坐。”

女子刚坐下,手机突然响起,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格外刺耳,女子不接,只看着手机屏幕发呆,屏幕上显示着,爱的猪头大宝贝来电。

无影停下手里的动作,站在一边耐心等候。

许久,女子低声说:“他出轨了。”

“他说他爱我的长发,可却又爱上了一个短发姑娘,贱客老师,你给我剪短发吧,我要比他的新欢剪的更短,我还要把我的爱情都剪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无影点头,拿起一把梳子。

“等等!贱客老师,我只是剪发,不烫不染不做发膜,我只剪短,看的过去就行。”

“好。”无影又点头。

女子似是意犹未尽,继续说着:“我知道现在理发行业都是暴利,一进门甭管是剪啥样的,都推荐烫,烫完再染,药水分高中低三档,还预先暗示了低档伤身伤肾,弄得人不好意思选,其实选了高档,还是一样的药水,都是骗人的。理发水太深,一剪误半生。”

女子越说越起劲。翘起了二郎腿。“

无影嘴角一抹淡淡微笑:“姑娘,你男朋友为什么要出轨?

“啊?啊……”刚好转过来的姑娘突然嘴巴一撇,委屈地说道,“他嫌我话多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无影点头,将姑娘的长发梳顺。

“我是一名理发师,我有一流的剪头技术,并且有我的职业修养。客人要什么,我剪什么,不会多说半句。姑娘,无影剪客的技术你还没见识过,你不是要剪去爱情吗?看好了!”

说完,未等那女子回神,无影抄起一把平剪。440c钢材打造平剪,紧紧贴合手背,好钢的光芒如水般倾刻洒下来。

第一剪,剪浓情。

无影拉住女子脑后长发,咔嚓,手起剪落,已是直接将长发剪至耳根。

“哎呀,贱客老师你悠着点,咋和割韭菜一样呢?”

“呵呵”,无影轻笑,“不用担心,一名优秀的理发师,对自己的手艺有信心。”

剪浓情,就是要快、准、狠,再长的发,也要一剪到底,中间但凡犹豫分毫,便肯定会有若干发丝从剪刀下溜走。情是千丝万缕,漏剪一根都断不了情。

“姑娘,你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了吗?”

啊?女子有些发愣,“好像……好像是有些不同”,感觉心里无数回忆像海浪一样翻腾,又像幻灯片一样在眼前一张张快速闪过。

那些记忆,都是她与她爱的他有过的美好时光,有他第一次送她回家,第一次拉着她的手,第一次吻她,第一次闻着她长发对她说好香,想一辈子拥有。

然后随着无影的第一剪,所有翻腾的浓情戛然而止,一瞬间都归于了平静,她心里,好像也有什么东西突然断开了……

“贱客老师……”女子喊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嗯,没怎么,只是你的笑容为何有一种迷之自信……”

“呵呵,”无影笑道,“自信,是我作为一名理发师,理应有的态度。”

女子似懂非懂,看着无影梳了几下她的头发,又拿起平剪。

第二剪,剪不甘。

无影大拇指扣住剪刀,食指和中指轻轻一捏,剪刀在手上挽出一道漂亮的花,动作如行云流水顺势而成。

无影嘴角又露出一丝满意的笑。

这一剪,要剪的细一些,在留下的那些头发里,慢慢梳出几缕,夹在指缝中间,剪刀向下竖剪,剪几下,梳一下,再剪几下,再梳一下,梳与剪快速交错,一缕缕细发翩翩落下。

浓情虽已剪去,却还是会偶然在某个即将入睡的深夜,突然心痛,突然不舍。

突然,想哭。

这些明明说好要放下,却又总是像影子一样追随的牵挂,都叫做不甘。

“哎呀!”女子轻呼,她的心又开始疼了,像有人在一根一根拨着她的心弦,心弦如丝,未等回神,便拨断了。

她想起她曾经癫狂的模样,她一遍又一遍给他打电话,她去他楼下等他几个日夜,她对他哭,哭到肝肠寸断,她绝望地对他说,我就是死了,也不让你走。

那时候,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。

而此时,随着头发被剪下,好像她的心里突然下起了一场雪,所有的伤与痛,所有的固执与不甘,都消失在雪的寂静里。她的心,又是一地雪白洁净。

“贱客老师……”女子又喊,泪水已是盈出眼眶。

“嗯?”

“你不会是给我下药了吧……”

“……好了你别说话了。”

第三剪,剪平生。

无影放下平剪,拿起一把牙剪,牙剪与平剪不同,一侧刀刃为锯齿状,虽能剪的发量不多,却是每一剪都能让发尾切面更加自然,轻薄。

无影在女子刘海处比划了两下,牙剪触到她的额头时,她被这透彻的凉惊了一下。一根根细小的发从她的刘海上落下,落在鼻梁上,如她心里此刻正在下起的雪。

站在她面前的理发小哥无影,灯光落在他专注的脸庞上,他的鼻梁像山脉般高耸,嘴唇轻抿,如山川下清婉的河流,他的眼睛迸发出无限的光芒,每一束光里都盛满了只属于他的,理发小哥的传奇。

终于,剪刀停了,刘海修剪的层次分明。

女子看着镜子短发女子,长舒一口气。

她心里的雪,也终于停了。痛,也终于淡了。

她的一生终将如雪后的苍茫大地,平静旷远。此刻仿佛阳光照进了她的心里,雪与时间,一同消融。

纵然后半生时光漫长,岁月无尽,她也是不会再怕了。

“我……”女子的眼神有些迷离,“贱客老师,我的爱呢?”

“呵呵……”无影手下动作未停,眼神专注,他说:“你的爱被我剪了,人以为头发不痛不痒没有感情,其实,她们只是没有遇到我们这一派的理发师。”

“你们这一派?理发还有派别?”

“那是自然,与我们始终对峙的一个派别,前几年占据了城乡的各个街头,近几年才终于被我们打压了下去。这个派你应该也听说过。”

“是什么派?”

无影眼中浮起一道轻蔑的光,他抬起头,正是完美的45度仰角,他望着天花板,许久,幽幽地说:“杀马特派。”

“啊!我听过……”

无影拿出一柄细毛刷,轻轻扫去落在她颈间的发。

“你现在觉得如何?”

“我……”女子神情更加恍惚,“你将我的爱情修剪的真是干净,此时我觉得一个全新的自己在发芽。贱客老师,你真是一名了不起的理发师,我为我之前的失礼感到抱歉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无影为女子吹干半湿的发,轻轻解开她肩上的披肩。

“我们为了剪好头发,不知剪坏了多少人头。”

“人头?”

“是人头。我说了这么多,就是要告诉你,我们理发师,不靠染烫,不靠低级药水。理发不难,难的是理好你的心。我们只凭双剪,便能独步江湖。”

无影站在落地窗前,缓缓地伸了个懒腰,而后双手背在身后,他的脊背挺的笔直,身姿卓然。空调的风扫过来,他的衣衫微微晃动,他整个人,在这一刻,终于散发出隐藏许久的宗师气概。

“大师!请再受我一拜!”女子躬身,面色恭敬。

面前的理发小哥在她心中已是神一样的存在,她从未想过,自己心血来潮的一次理发,竟让她领略到理发的精髓,这在她人生的前二十年,从来没有遇到过,也无法想象。

谁能想象,剪下一段发,真的就是剪下了一段情?

“不用客气,”无影扶起面前女子,“真正的理发传人,有自己的职业修养。”

女子眼含热泪,“大师,理一次发多少钱?”

无影笑笑。

“大师,别和我说不要钱啊,我知道你们高人不在乎这些俗物,但我除了这样,已无以为报!”

又是等了许久,无影点燃一根烟,悠悠吐出一口烟圈。

“姑娘,我问你一件事。”

“大师请说!”

“要办会员吗?一次性充值两千打八折。”

(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)
相关问题
首页 | 课程 | 新闻| 知道
© 2007-2019 hxguanli.cn 版权所有.江苏厚学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.
苏ICP备14012599号-16